關於公會
 
 
討論區 Discuss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主畫面
   
 委託書的威力與泛用
石錫勳 105.3.9  2016/3/9 下午 02:01:11

  各位同業先進們大家好,轉眼間第八屆理監事會任務即將結束(剰9天);接替未來新責任而登記參選第九屆理監事候選人正式上場,此次人數較前屆稍微踴躍,參選人理事21人,監事6人,可喜可賀!

  時空已進入15天競選期間,各候選人正卯足全勁進行各種競選動作事宜;值此時段關心理監事選戰之同業先進,遂在這兩天希望個人比照上次提筆撰寫攸關選舉軼事應景;個人思考後允諾,一方面當作是本人理事獨立參選人編號18號之競選文宣,另一方面也可提供給廣泛以選票決定候選人命運之『選舉人』同業先進參酌;一舉兩得應也是功德一件!

  本文之發表若能讓會員們稍微理解認識到,在實務執行過程中委託書所扮演之角色功能,擬似合法但實質上並不公平之競爭模式真相,或可影響破除部分『選舉人原欲委託他人之想法』,而促其積極親自出席會議並投下神聖一票,這對本公會全體會員而言應該是非常有意義之一件事。

  首先請同業先進,先行閱讀拙著在第八屆競選前夕,即民國102年3月10日在本討論區內,本人所曾發表過之初級版-「淺談委託書之功能與妙用」一文;先初步了解委託書功能及法源規定後,再參考完全以本次第九屆理監事選舉實例,提出選舉人人數、應出席人數、登記參選之兩團隊之特色與態勢,模擬兩隊應用收集委託書交戰策略,以及選戰過程中可能應用到之競爭技巧,發表進階版-「委託書的威力與泛用」一文,相信在兩篇文章前後交叉閱讀下,同業先進必可清晰找到竅門,掘取自己所要理解及認知之部分吸收,以做為本次選舉時最後之參考與抉擇。
【在此先修正民國102年3月10日文章中錯誤之部分:即第21行325人應改為366人才對;第22行162人應改為121人才對,在此先予說明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進階版-委託書的威力與泛用
  據本會秘書處統計:本屆有效之正確選舉人數為954人,似乎比上屆972人衰退一些,因此本次會員大會應出席人數要有過半數之出席(954除2加1)為478人,出席人數過半數之決議(478除2加1)為240人,始可有效議決本次所提之議案及臨時動議,也是本次召開會員大會必須達成之任務責任與最終之目標。

  出席人數計算:為親自出席人數及有效委託出席人數之和,而其比例及人數如何分配?觀之法規規定:委託出席人數,不得超過該次會議親自出席人數之三分之一;每一會員以代理一人為限;人民團體法第38條及本公會章程第32條皆定有明文,因此本次會員大會出席人數至少應有478人之出席,其中應親自出席人數至少要359人,有效委託出席人數至多為119人(有效委託票119張);但如親自出席人數增加,則有效委託票也得依比例增加,在此先予敘明。

  觀察此次組成競選團隊者有兩隊,聽說10人團隊文宣已出動數日之久,另一隊為七人,也在蓄勢待發中!其餘之4人則為獨立參選人。
  有位資深公會幹部戲稱,剛好會員大會日期為3月18日(亦即選舉日為318學運紀念日),報名參選組合情狀又有點像不久前,即105年1月16日的總統立委選舉之狀態,遂將本次公會選舉比喻成國民黨、民進黨與時代力量等之對決,各位先進認為妥適像話嗎?

  本人倒認為像不像各位選舉人可自由解讀,像不像僅是茶餘飯後之笑聲傳播而已,但我重視的是其立法意旨之差異;若為前者之選舉人依法是可委託的,但後者之選舉人則須親自前往投票所投票,前者鬆散後者嚴謹,立法差別同業先進應能感受到!弊病也是在實行過程鬆散灰色地帶中浮現出來!

  本次欲取理事長大位者為達成勝選目標,兩隊各自臨時組成競選團隊,現已全面進入整體作戰階段,包括文宣列名出擊、電話分頭拜票、或親自拜訪收集委託書…等,奮力謀求期鞏固其票數基本盤;進而思考在選舉日當天如何在現場強力再運作,以發揮最大選舉效果;以上種種作為雖符合人民團體法規範,也未違本公會章程及理監事選舉辦法,係法令之不禁止無可厚非;然其一時為選舉利益之結合,卻是未來選上後滋生包袱之溫床,證之歷屆實務上從來就是如此。

  其中影響勝選最大之關鍵,就是收集委託書數;數字會說話,試以簡單算式解析其中秘訣;就以本次最低119張有效委託票計算之:
  假設收集委託票第一名團隊取得之票數,若遙遙大幅領先第二名團隊之有效委託票數一倍以上,根據往年紀錄,則可以說未開票已篤定勝選在握。

  現以一為80票一為39票委託票取得數為例,則第一名團隊每人被棄除39票之機會,第二名團隊每人被棄掉80票之機率,而獨立參選人每人則被剝奪掉119票數之多,這就是歷年來三年一次的選舉『得者全拿之零和遊戲』;同業先進或許未參選並無法體會,大部份參選人也不會注意到,只有兩隊圈內領導班底非常在意且誓在必得!經細算後影響票數差距如此之大,可怕不可怕?

  亦就是親自出席票之外,第一團隊每人增加從天而降票80票,第二團隊每人則增加從天而降票39票,而獨立參選人則完全被取走剝奪119票之從天而降之票數,如此的選舉模式同業先進你(妳)認為符合公平正義嗎?以第七屆理事得票最高票為262票,119票約佔45%之強,第八屆最高得票數為332票,119票約佔36%左右,對未取得委託票的其他獨立參選人來說,真是情何以堪!

  再者,觀之秘書處郵寄第九屆第1次會員大會開會通知書中,委託書備註欄內第(二)點紀載:會員委託其他會員代理時,請受委託人先向「受理委託書處」繳交【委託書】,並領取「委託出席證明」後,再向會員報到處報到。每一會員以代理一人為限。

  依前述說明得知,兩團體除在選前階段必須盡全力相互競爭收集委託票外,選舉日當天更要分秒必爭相互強奪有效委託票數,因此未到會員報到時間(12:30前),必定有大部分被複委任的會員在某團隊人員指示下先行排隊,以爭取前面119票有效委託票之權利,此種狀況多年來一再重演見怪不怪;團隊任務之一如未爭取到119名前之安全名單內,就有可能前功盡棄,因而在競爭氣氛繃緊詭譎下,稍有不慎就容易引起非理性之紛爭,第七屆曾發生過類似集體大規模磨擦糾紛,終使部分會員出走另成立新公會,大家是否有記得這不舒服的畫面?團隊雙方是否應記取該教訓?

  此次團隊參選人若依人數及態勢推斷,人數較少之七人團隊,當天集會選舉投票前(約下午17:10左右)應會提出臨時動議,要求主席現場清點人數,經在場出席人數1/3以上選舉人之同意,大會則須改採無記名限制連記法方式(捨棄無記名連記法)選舉,以目前理事當選滿額15人,監事滿額5人計,每張有效票僅能改圈選理事7人,監事2人,超過時視為廢票。

  採『競爭策略』較能衝破10人團隊之封鎖圍堵,也才有突圍勝選之機會可言。平心而論此做法將讓超過滿額半數的參選團隊,其配票效能及默契效應降到最低;至於對其他獨立參選人之影響則較不明顯。

  如採『妥協策略』,表示兩團體談定合作條件,並各讓對方至少1名隊員失去當選之機會,恢復原來無記名連記法方式選舉,理事得圈選15人,監事得圈選5人,相信擇此談妥選舉方式其機率應不高,除非較弱團體領導人願放棄競選理事長之機會,且需經雙方信賴基礎之考驗;但採此種方式則對其他獨立參選人非常不道德及不利,兩強委託票相乘效果,將嚴重壓縮到獨立參選人當選之機會,屆時實際戰況演變究竟如何?同業先進可拭目以待!

  委託制度立法之設計原意,實著眼於為實際出席人數之不足找出路,使職業團體及社會團體集會時免受流會之苦,立法出發點是善意受肯定的;且委託人僅能委託受託人一人,並可指定受託人,或要求受託人代為投給指定之參選人,表面上看似公平合理的;但實務運作上其實不然。
  當某團體取得委託票後,除同團參選人每人受託一張委託票處理外,其餘多出之委託票就再找人頭幫忙消化,並要求及限制統統圈選自己團隊中人,早就將委託人諄諄交代之言拋出九霄雲外,這是事實也是常態,領導操作的圈內人瞭若指掌;同時也在其高超技巧操控下,形成長久以來既不合理但難舉證不合法之狀況。

  執筆至此,同業先進應能體會自己的委託票到底如何被泛用了?泛用後果將使理監事會生態呈現一面倒,極有可能發生不利全體會員權益及福利之狀況,除非委託人能覺醒不委託,或完全認同及信賴受委託團隊每一位之成員操守,否則委託已發生該如何補救呢?方式有二:
  一、選舉日未到前要回委託票,當天親自出席投票。
  二、當天投票前約半小時,親自出席並親自投票亦可。

  總之,能認識到委託書之威力,盡量避免委託他人代為行使選舉,正視集體委託後之後果,沒有委託就沒有被泛用問題,被泛用委託書情形越少,親自出席率越高表示向心力越強;讓大家真心團結在一起注視著公會之發展,應該是大部分同業先進所共同之期待;就請抱著愉悅慶祝與老朋友聚會之心情,來參加三年一次會員大會之選舉嘉年華會,一方面可以真正掌握各參選人素質實況,另一方面選票也減少被泛用之機會,大家選賢與能功德無量;讓未來真心熱情的服務,就從立足點平等的選舉方式開始。

回應

*回應留言請留「全名」,待審核無匿名、情色、廣告等相關字詞後開放瀏覽*